您现在的位置: 马报 > 马报2018 >

马报2018

郑京海:“北京共识”与人类福气奇特体——中

发表时间:2019-01-21

【编者按】2018年11月30日晚,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『国情讲坛』第十七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。清华大学拜访传授、瑞典哥德堡大学经济学副教学、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客座研讨员郑京海就“‘北京共识’与人类福气奇特体——中国发展道路的经济实践及实证依据”主题发表讲演。讲坛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、公共治理学院教授胡鞍钢主持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、国情研究院副研究员高宇宁作点评。

异样感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给安排这样一个机会,让我来汇报一下咱们最近的一些研究结果,渴望这个讲座过后我们的研究可能受到一定的关注。因为我觉得咱们有一些研究结果还是比较重要的。

本文根据现场发言整理,内容已经郑京海教授本人鉴定。全文约1.4万字。

那么我先做一个终场白。我想接着上一次鄢一龙老师的题目,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,这个故事是对计划经济给西方经济学建模工作的启示。2006年的时候,我去参加美国经济学会的年会,在纪念新古典经济增加模型发表五十周年的组会上,这个故事是我听麻省理工学院的传授索罗(RobertSolow)亲自讲的。他说, 对于他的增长模型的阐明,受到过中国五年盘算的启发。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,作为一个年轻的学者在剑桥做过访问,那么当时无比有名的一位左翼经济学家在剑桥,人们叫她罗宾逊夫人,是非常著名的左派。两人经常因为对新古典经济增添实际的评估发生辩论,比喻关于资本的定义问题。索罗有一次碰到她,半开玩笑地说,假如毛主席问你把投资率从国民收入的20%,提高到23%,会有什么成果。随后,罗宾逊夫人在索罗一再的追问下回答说,如果假设资本跟产出有一个固定的比例关系,应该可能得出一个结果。索罗教养对罗宾逊夫人的这个答复很高兴,由于她终于也不得不否定,当面对一个事实问题的时候,她也只好考虑资本跟产出能够有一个比例关联了。这个回答使索罗感到,他1956年发表的新古典增长模型对事实的形象是讲得通的,后来这个模型还在1987年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